大理-老撾摩托日記

一次從雲南大理到老撾的摩托車旅行中,我帶著我的車,跟隨當地人的客船,在湄公河上從瑯勃拉邦到會曬漂流了兩天。

★ 出師不利(大理-楚雄)

冬季雲南的陽光灑在身上讓人很舒適,不太寬的柏油路面被照得白晃晃的,騎行在從大理到楚雄的國道上,很久也遇不到一輛車。雲南的冬天從來不缺綠樹,雖至冬日,仍然擁有著路兩側茂密的樹叢,穿行在斑斕的樹影中,享受著那一刻的溫暖和寧靜。

可就在我瞇起眼睛在一個明亮的轉彎處,正準備使用一下純熟的壓彎技巧時,車輪莫名打滑,我和我的摩托車一起華麗麗地摔倒了。隨著車的熄火,世界一下子安靜了。山道寂靜無人,我一個人使了很大力氣也沒法扶起它,只能讓它躺在順行的必經路面上,一時束手無策。

此時後面一輛載滿貨物的卡車喘息著爬坡的發動機聲音逐漸大了起來,​​要感謝卡車高高的駕駛艙,和沒有打瞌睡的司機,他看見了地上的我,在距離摩托車一二十米的地方及時剎住了車。沒有迎來意料中的怒罵,司機跳出了駕駛艙,溫和地幫我扶起車,挪到了路邊,囑咐我要小心。

手裡拿著被摔飛的腳踏換擋杆,站在路邊腦子裡跑過一百個念頭。車摔壞了麼?還能繼續麼?這是一趟計劃了許久的旅行,從大理到鄰國老撾。可這幾千公里的路程,在開始就折翼了麼?這豈不是個冷笑話。

從沒研究過摩托車機械結構的我,試著把換擋杆插回了它該在的位置,用手暫時擰上了,居然沒掉下來,再試著發動,點火沒問題。往前蹭了蹭,挂擋,有擋,還能升擋。不過,不敢跑太快,二擋速度慢慢前行。好在中國是一個摩托車普及到村寨的國家,修車鋪遍布鄉野,一二十公里外就有一個,我停下來給車體檢後更換了一個斷裂的零件,它又活了過來,恢復了歡快的奔跑。

★ 多彩之途(昆明-元陽-綠春-西雙版納)

在昆明大金馬摩配市場改裝了尾架,這樣可以捆紮行李;加裝兩個側箱,還可以放些平時不用取下的固定行李;前面加了防撞前杠,這樣在摔車的時候還有個支撐,保護腿不壓在車下,也避免車側身的擦傷。有了更多的武裝,150排量的小摩托頓時顯得霸氣許多。

如果走高速公路從昆明飚到版納的話,一天就能跑到,但我還是想慢慢享受這個過程,去看更多的風景,於是選擇了經元陽、綠春一線,足足走了一周多。

走國道能不停趕上當地村鎮的街子(集市),其豐富內容和繽紛色彩,讓眼睛很忙。這一帶多為彝族和瑤族,她們的服飾棱角分明,複雜圖案多為機制,顯得艷麗生硬,偶有穿著傳統褪色舊衫的女子,倒像是從古書中走出來的一樣。竹篾編的簍子裡裝了幾十隻小雞仔,婦女像母雞一樣蹲在旁邊,等待著買主。旁邊一個婦女手裡牽著一把繩子,拴了十幾隻小豬仔,就沒那麼老實了,她顯得更焦急一些。女人們都在幹體力活兒,男人們則坐著看攤兒,每人舉著一個水煙筒排成一排,呼嚕呼嚕吸著。

把車停在泥濘的街邊,在煙熏火燎的小店裡吃一碗米線,看著這些來來往往有趣的人們。

★ 對付警察的神器(西雙版納-瑯勃拉邦)

從西雙版納磨憨口岸進入老撾後前往瑯勃拉邦,前面一段路是中國修建的,非常平整,進入老撾修建的路段後,基本是顛簸的彈坑路,遍布碎石,雙手被震得發麻。但沿途村莊能看到最本真的生活,晨霧中的村莊、何處而歸的老者、村頭顧盼的少女、河中嬉戲的兒童。

在漫長的搓衣板般的山路上,換擋的擋把終於被顛掉了。換擋的時候一腳踩空驚出一身冷汗,疑惑地停車檢查,才發現擋把不見了。步行原路返回搜尋,幸運地在一堆碎石之中刨出了那個閃亮的零件,用手暫且擰上,湊合開到了最近的一個加油站,才找人找工具幫忙給擰緊,虛驚一場。

過烏多姆賽檢查站的時候,沒看清楚站在一邊檢查的警察而直接衝了過去,當時似乎看到他朝我揮了一下手,心裡雖然遲疑了一下,但速度起來了又很不情願收油,騎摩託的人懂的。不一會兒,一個皮卡車裝了一車警察,加上幾輛摩托車從後面追了上來,不太確定是不是在追我,但心裡一緊張開得更快了。山路上你追我趕,警察的摩托比我的快,很快追上來把我截住了。當知道是在追我的時候,我居然感到非常意外,這可是第一次被這麼多警察圍追堵截啊!這場景只在警匪片中看過。

被一群警察圍住後,悻悻地返回檢查站,在摩托車手續齊全的情況下非要罰我250000基普,數了三遍寫在紙上的數兒,沒錯,是4個0!不給不給就不給——就地大哭!可能哭相太難看了,嚇得幾個警察面面相覷,頓時慌了神,趕緊揮手讓我go,go,go。

終於到達了瑯勃拉邦,傍晚登上市中心的山頂可以俯瞰整座城市,欣賞到湄公河的落日。沒有高樓大廈,建築風格非常統一。比清邁還要寧靜,少了很多喧囂。日落西山的那一瞬,人們鼓掌後散去,像是看了一場精彩的演出。

騎摩託的好處是不用扛著行李到處找住處,沿著湄公河邊的客棧一家家比較,找到一家法式老房子改造的客棧,院子裡停車也安全。第二天騎車前往瑯勃拉邦28公里外的光西瀑布。路上小河溝裡給摩托車洗了澡,煥然一新。老外們在這裡開心地跳水,他們的旅行永遠不趕時間,可以花一下午在水邊看書、交談,享受日光的恩賜。

★ 水上時光(瑯勃拉邦-會曬)

原計劃從瑯勃拉邦原路返回,但發現可以從這裡上渡船,走水路前往會曬,再從瑯南塔回到口岸入境,需要兩天時間。但是人過去了,車怎麼辦?我在碼頭上打聽到有人可以搬運,湄公河上的船什麼都可以帶,搬個車對當地人來說是小事。

四個壯漢從陸地上幫我把摩托車抬到船上,即使有木板作為輔助,車在抬過船舷的時候,幾個人還是頗費了些力氣。不過總算安頓妥當,車和人一起擠在了船艙中。

這艘湄公河上的慢船是半開放式的,四周無窗,很涼快,也便於瀏覽風景,觀看美女岸邊洗澡。船上只供應咖啡和飲料,要自己帶吃的。鄉親們沿途各站上上下下,像乘巴士一樣方便,身邊乘客經常會更換。

當晚在Pekpeng下岸休息。這是個中途休息的小鎮,僅由一條街構成,基本是專門服務於打尖兒的旅客,一家挨著一家的客棧、餐廳。印有領導人頭像的紙幣被放大成很大的招貼廣告,已經掉了一角,略顯落寞。

一整天看著湄公河河水,想起看過的最悲傷的故事都與水有關。電影《情人》,法國女孩在西貢湄公河的輪船甲板上難過得蜷縮成一團,離開他,她感到失去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因為這部電影,我總感覺湄公河是帶有某種悲傷情緒的。 《挪威的森林》,直子死後,渡邊在海邊礁石上啞然痛哭。

在湄公河上坐慢船漂流兩天,終於到達會曬。街上客棧居然全滿,找到住處。那一天正好是中國的除夕,一個人在街邊吃了碗米粉算是年夜飯了。這裡雖沒有年味兒,但心仍像東南亞的溫度一般暖。

會曬到瑯南塔的路平坦無奇,計劃一天的時間半天就跑到了。這一路似乎感覺提前回到了國內,因為迎面來的車全是中國車牌,以重慶和昆明的為主。中國的自駕車隊很是龐大。瑯南塔是進入老撾以來見過的最寬敞平坦的壩子,終於在中國人開的餐館裡吃上了爆炒豬肝。

看來該躲的事是躲不掉的。在距離出老撾十幾公里的地方還是被警察攔下罰了一款。理由是我入境的時候買的保險是只去瑯勃拉邦,可為何從瑯南塔的路上過來?臨時改道?不允許!罰人民幣二百!後經協商給打了五折,順利入境。一周前出境時在磨憨口岸用2000元人民幣兌換的老撾基普,一路上包括吃飯、住宿、加油、船票(包括人和車),各種小費(包括老撾海關和警察的罰款)在內,還剩鈔票一大把。

臨出關前在僻靜的公路邊睡了個午覺。摩旅就是如此隨心所欲。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
來信請註明來源網站



Website Maintainer


Member AM Worldwide

Fully Best Int. Ltd
(Hong Kong)


刊登廣告或合作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
來信請註明來源網站